http://www.waytosoft.com

期货公司发展依然面临重重挑战

  新浪财经讯 4月16日,目前已经有永安期货、混沌天成、金元期货、创元期货广州期货、大越期货、海航期货、海通期货、华龙期货和长江期货10家新三板上市期货公司披露了2018年年报(含业绩快报)。10家公司合计营收268.39亿元,除大越期货、海航期货、金元期货营收同比下降外,其他7家公司均有所增长。净利润方面,10家公司净利合计为13.46亿元,净利润同比增幅为正的只有3家,7家为负,有5家增幅降至-40%以下,混沌天成净利润更是大幅下滑至-197%。10家期货公司中,只有一家利润率同比增幅为正,其余9家均为负值,有7家增幅骤降至-40%以下。

  据中国期货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期货行业整体净利润12.99亿元,相比2017年的79.45亿元减少83.65%;营收相比2017年下降4.72%;行业手续费收入累计为132.41亿元,同比减少9.25%。通过分析财报数据可以看出,18年期货公司营收规模同比增幅较大主要是因为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的大幅增长,但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成本却居高不下,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赚钱效应不明显,导致该项业务对期货公司净利增长贡献较小;行业整体净利大幅下滑主要因为在2018年在监管趋严、去通道的大环境下,资管新规落地使期货公司资管业务规模萎缩,业务收入下滑明显;传统的经纪业务手续费率持续下降,导致公司的经纪业务收入减少也是拖累期货公司业绩的主因。

  2018年受经济下行影响,我国资本市场景气度下降明显,期货公司的盈利下降也很明显。加之2018年美元升值幅度较大,人民币大幅贬值,整体大宗商品市场不活跃,导致市场交易量下降偏多,经济的疲软也导致一些以大宗商品为主要加工原材料的上中下游整体经营状况较差,使得整个期货市场的增量资金减少。

  虽然今年以来,由于股票市场行情火爆,带动了国内期货市场的人气,今年一季度国内期货交易所成交总额51.45万亿元,相比2017年和2018年一季度分别成交41.4和41.31万亿,2019年一季度期货市场成交量同比明显上升。但是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宏观环境下,未来资本市场很难维持目前的热度,期货公司的盈利也很难得到改善。

  虽然大部分期货公司的营业收入有所增长,但几乎所有新三板上的期货公司都面临着利润下滑的困境,利润率低下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行业性的问题。除利润率不足1%的海航期货外,其余九家公司在过去一年内利润率均出现了15%以上的下滑。自有资金投资亏损、同业竞争导致传统经纪业务利润空间受到压榨、营业成本增加和创新业务投入加大为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

  通过对以上几家期货公司的年报梳理发现,虽然很多公司的营业收入有所增长,但净利润却有不同程度的变动,原因也不尽相同。如混沌天成净利润的的下滑主要源于公司股票投资的大幅亏损;营业成本增加是华龙期货业绩下滑的一大诱因;而永安期货和海通期货两家行业龙头,在营收保持增长的情况下,净利润却有所下降。

  近两年商业银行及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开始向期货公司传统业务领域渗透,与期货公司形成潜在竞争,使期货公司面临着更大的竞争压力。随着监管机构对于外资公司进入期货行 业的监管政策逐渐放开,外资公司进入中国期货市场的意向较强。使国内期货公司在人才、产品创新以及大客户资源等方面面临更为激烈的竞争。竞争环境持续恶化(零手续费、返佣等现象持续加剧)也将导致期货公司期货经纪业务手续费率进一步下降,从而影响公司的经纪业务收入水平。

  期货经纪业务是期货公司营收的重要组成部分,手续费与交易所返还的营收下滑也直接导致了一些依赖传统业务的期货公司业绩下滑,如大越期货和海航期货。竞争加大导致行业佣金率持续下滑、交易居间人增多、客户争夺日益激烈,这些因素甚至在可预见的将来还有愈演愈烈之势,若市场景气度在较短时间内不能明显好转,今年期货公司的业绩难见转机。

  利息收入也是国内期货公司营业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包括客户保证金存款和自有资金存款产生的利息。近年来公司的客户保证金和自有资金规模逐年上升,利息收入在主营业务收入中占比较大。利率水平、客户保证金规模和自有资金规模是影响利息收入的三大因素,今年以来,由于市场资金适度充裕,资金利率水平持续下滑,加之美联储停止加息进程,国内降息预期越来越浓,资金利率也面临进一步下降的趋势,未来期货公司利息收入也将面临大幅下滑的风险。由下图可见,金元期货和大越期货利息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超过1/4,利率风险不容忽视。

  资产管理业务是近年来期货行业市场创新后的增量业务之一,2018年在监管趋严、去通道的大环境下,资管新规落地使期货公司资产管理业务整体规模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萎缩,加之期货公司对外部环境和市场行情依赖较高,自身抵御风险的能力弱,导致很多期货公司资管业务收入下滑明显。

  另外,目前监管机构对期货公司实行以净资本为核心的风险控制指标体系,将期货公司的业务规模与净资本相挂钩。虽然期货公司经纪业务规模和创新业务规模持续上升,如果净资本不能满足监管要求,将制约公司经纪业务发展和创新业务申请,给公司经营造成较大压力。

  2018年期货行业的整体ROE也出现了明显下滑,借助各公司财报和快报,我们对各公司ROE进行了计算,发现除创元期货外,其余九家公司均有所下滑。除了传统经纪业务营收下滑以外,18年金融市场的不景气也导致了很多公司自有资金投资亏损较大,金融资产大幅减值。也有部分公司增加了净资本量导致ROE略有下滑。其中,混沌天成股票等投资亏损巨大导致净利润大跌,而创元期货的营业收入则主要依靠风险子公司销售收入(占营收比重高达60%)的大增撑起。

  ·永安期货:1.营收同比增幅64.6%,营收大增主要原因为风险管理子公司销售收入大增,净利润同比增幅-2.77%,利润率同比增幅-40.9%。

  ·海通期货:1.营收同比增幅22.1%,营业成本上涨速度略高于营收增速,净利润同比增幅-1.49%,利润率同比增幅-19.34%。2.风险管理收入占公司营收的主要部分,连续两年占比超84%。3.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同比下降18.43%。

  ·创元期货:1.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占总营收比例下降,营业收入(其他业务收入)大增主要来源于风险子公司销售收入大幅增加,达3.14亿元(占营收比重达60%,其他业务成本3.13亿元,变动原因为风险子公司商品销售成本增加),利润率同比增幅-40.4%。2.投资收益与利息收入大幅增加,所持金融资产公允价值略有损失。创新业务收入占营收比重不到1%,未来业绩“造血”能力不强。

  ·混沌天成:1.由于自有资金投资(股票投资)亏损,导致净资产收益率(ROE)骤降至-7.78%,净利润同比增幅跌至-197%。2.手续费率下降引起经纪业务收入下降,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下跌达253.98%。3.创新业务收入占营收比重高达99.3%,主要来源于风险管理业务收入。4.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同比下降20.34%。

  ·大越期货:1.利息收入占营收比例超过30%,利率风险需要注意。2.由于公司传统业务收入占比较大,竞争激烈导致业务成本增加,净利润下降明显,净利润跌幅达45.78%。3.创新业务收入占营收比重不到1%,竞争前景堪忧。4.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同比下降3.13%。

  ·广州期货:1.营收同比增幅401%,利润率同比增幅-80%。2.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同比下降12.44%。3.利润率大跌主要原因为业务支出同比提高940.60%,其中风险管理子公司仓单服务与基差贸易成本销售成本增加为业务支出增加的主要因素。

  ·金元期货:1.营收同比增幅-28.1%,净利润增幅-60.57%,经纪业务和利息收入占营收绝大部分,利率风险需要注意。2.公司客户成交额大幅减少,作为公司最主要业务收入来源,经济业务收入跌幅仍超30%,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同比下降32.58%。3.虽然投资咨询业务占比略有提高,但新增长点仍严重匮乏。

  ·海航期货:1.营收同比增幅-95.61%,净利润同比增幅-44.76%。2.手续费收入和利息收入均未达预期,营业利润下滑。

  ·华龙期货:1.利息收入大增,同时营业收入增长超三成,但利润率大幅下降超过50%,主要原因为营业支出增加和资产减值计提。

  通过分析财报数据可以看出,18年期货公司营收规模同比增幅较大主要是因为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的大幅增长,但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成本却居高不下,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赚钱效应不明显,导致该项业务对期货公司净利增长贡献较小;行业整体净利大幅下滑主要因为在2018年在监管趋严、去通道的大环境下,资管新规落地使期货公司资管业务规模萎缩,业务收入下滑明显;传统的经纪业务手续费率持续下降,导致公司的经纪业务收入减少也是拖累期货公司业绩的主因。

  展望未来,期货公司发展依然面临重重挑战,期货公司如何直面困难,走出业绩困境呢?专家表示,期货公司的业务应该继续由传统期货经纪向投资咨询、中间介绍、资产管理、风险管理等拓展,丰富期货公司的收入来源、改善业务结构。同时,加快推进行业的创新发展促进内部差异化竞争,缓解以手续费率为主要手段的竞争模式,优化行业内部生态。

  期货行业的恶性竞争问题亟需得到缓解。从行业整体竞争状况来看,传统经纪业务已经出现了同质化严重,居间人增多,同业竞争激烈的趋势,竞争进一步压缩经纪业务的利润空间,进而降低行业的整体利润率,最终期货公司只有依靠足够大的规模才可以维持盈利。类比同样同质化严重的行业,比如采矿业,随着时间的推移,只有具备规模效应的矿业集团才能在利润空间压缩后生存并借助吞并而壮大,或是形成矿业联盟。两种方式最终的结果都是大企业抢占到定价权和市场,才能把行业利润率维持在一定范围。在这个行业洗牌的过程中,大鱼吞小鱼往往是必经之路,这也是符合自然规律的。

  而目前期货行业正处于这一阶段,大公司有足够的资金谋求转型,完善金融服务体系,而小公司还必须依靠利润率低下的期货经纪业务生存。要摆脱高营收低利润的尴尬状态,合并与联盟很可能才是康庄大道。期货行业的“供给侧改革”可以减少行业的恶性竞争,为创新业务赋能,进而提高行业利润率。

  行业转型转型升级,提高服务质量,完善金融服务体系也是一条可行之路。由以下两图可以看出,各家期货公司也正在加大力度开拓创新业务的行动,大部分公司在创新业务的营收占比有所增加。我们注意到,大部分创新业务收入在总营收中占比较多的公司在总营收表现上也相对良好,创新业务大幅增长的公司往往能获得更高的营收增长率。资产管理、投资咨询、风险控制等业务已经成为很多公司最重要的收入增长点。其中风险控制业务是很多公司创新业务的最主要部分。虽然前期在发展业务投入较大导致18年利润下降,但也是传统业务式微时期货公司必须追寻的一线曙光。

  在2018年大部分期货公司虽然遭遇了业绩“滑铁卢”,但2019年期货市场有望转暖,可以给予期货公司传统业务以喘息之机。同时,部分期货公司在18年对于创新业务的大量投入也有机会在19年转化为收入,在传统经纪等业务创收能力逐渐式微时可以为业绩增长提供新动力。2018年的艰难境况对很多期货公司是一场危机,但也是行业洗牌的好机会,熬过了优胜劣汰之后,活下来的公司将有机会握住市场的话语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